白巖松的“三不”很幸福:不會打字不發郵件不開博
發表時間: 2010-12-27來源:

 

    白巖松:如果一個新聞人被所有人喜歡,那才是真正的“杯具”。

    白巖松來蓉簽售《幸福了嗎》,談起新聞評論依然“給力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理解幸福?”“人生有5%是幸福,5%是痛苦,而剩下的90%是平淡。把平淡過好,才能把人生過好”。昨日下午,央視資深新聞評論員白巖松攜其新書《幸福了嗎》來到成都購書中心,與蓉城讀者交流“幸福”心得。對于自己最近做新聞評論風格越來越犀利深刻,難免步入“得罪人的時代”,他表示:如果一個新聞人被所有人喜歡,那才是真正的“杯具”。不少讀者抱著厚厚的一大摞《幸福了嗎》排隊等待簽售。有新聞系學生表示對白巖松的崇拜,白巖松說:“別崇拜我,請崇拜將來的你自己。如果要讓我給建議,我就送你兩個字‘良知’。‘良’就是指要有社會良心;‘知’就是要有知識儲備。兩者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走過十年“以前的我是緊繃的”

    白巖松表示,從《痛并快樂著》到《幸福了嗎》,自己這十年來心態發生了很大變化,“隨著年歲的增長,幸福在減少,我更多在回想小時候的時光。”那他理解的幸福到底是什么?白巖松說:“獲得幸福需要平靜、健康、多跟家人在一起,尤其需要人們放慢腳步,這個時代太快了,快得可怕,人的終點都是一樣,為什么都那么著急呢?”白巖松還特意將這兩本書封面放在一起比較,“相由心生,從這兩張照片,就可以看出來我這十年的變化,以前我是緊繃的,現在的我是放松的,我更喜歡現在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不會打字“不愿被資訊綁架”

    據白巖松透露,他至今不會打字,《幸福了嗎》中近30萬字全是他一筆一畫手寫出來的,是一個純手工作品。昨日白巖松也再次重申,“我至今沒有發過一封電子郵件,沒有開過任何博客和微博,以后也不打算開。網上那些以我的名義的博客或微博,都不是我,如果他們弄得挺好,替我謝謝他們。原因很簡單,我的工作就是跟公眾和資訊打交道。所以我希望我的生活能跟資訊保持距離,多跟家人在一起。而且現代社會資訊泛濫,我不愿被資訊綁架。而且資訊過多反而會淹沒常識,造成偏見。”  節目犀利“被所有人喜歡是‘杯具’”

    與電視節目中白巖松嚴肅的面孔不一樣,臺下的白巖松顯得幽默風趣,親切輕松,談及此,白巖松解釋:“很多人問我,為什么你總不笑呢?我想說是,新聞是什么表情,我就是什么表情。是我做的節目本身讓人無法輕松。比如,我不可能在節目中笑著說,‘觀眾朋友們,哪哪又發生礦難了。’”

    近些年來,白巖松在節目中風格越來越犀利深刻,他自己也在多種場合中,感慨自己“現在開始進入一個得罪人的時代”,對此,他用慣有的嚴肅口氣表示:做新聞評論不是寫表揚稿。這個評論這一部分人覺得好,但是引起另外一群人覺得有損他們的利益而不爽,這都是難免的。我不是大熊貓,不可能做到能讓所有的人喜歡,如果一個新聞人被所有人喜歡,那才是“杯具”。

    淡出新聞評論?“不敢預測5年后的事”

    有消息說白巖松要淡出新聞評論行業,將轉型做一檔讀書節目,白巖松很無奈,“我希望將來能做一檔讀書節目,但這并不能說明我不就做新聞了啊。我甚至還想到將這兩種方式結合起來,比如在一檔新聞節目的最后兩三分鐘,做一點跟新聞完全無關的內容,比如推薦一首小詩。”會不會將新聞一直做下去?他說:“在中國,我從不敢預測5年以后的事情,而且我相信沒人可以預測,變化太快了,要預測太難了。有可能以后技術就進步到不需要電視了,也有可能觀眾不再喜歡我了,還有其他很多可能性。我怎么能保證我的狀態不發生變化?我唯一不變的行當是做人,認真地做人。”

    最后白巖松強調,“我之所以還在這個崗位上,是因為我對新聞還有‘信仰’,我相信做好的新聞能幫這個世界變好一點點。如果哪天我不相信了,我肯定就不做了。”

    被傳“自殺”沒想到無風也起浪

    2009年,白巖松被誤傳“自殺”,2010年,又被誤傳掛職陜西省咸陽市副市長。對此,身為專業新聞評論員白巖松也表示無法評論,他苦笑著說:“我以前相信無風不起浪,沒想到現在無風也起浪。我真的不知該作何評論,我只想說,再這么無中生有,‘自殺’的不是我,是這個時代。”華西都市報見習記者張杰攝影吳小川

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中国无码一区二区三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