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村女教師意外殘疾遭婚變 拄拐上講臺堅持授課
發表時間: 2011-06-13來源:

拄著拐杖右手無法使力,在黑板上寫字對王洪英來講都很費勁。重慶晨報記者 黃宇 攝

    因為愛過,所以慈悲;因為懂得,所以寬容;因為失去,所以珍惜……這是王洪英的QQ個性簽名。從2010年3月15日至今,這條簽名就再沒有更改過。這一天,是她在經歷了身體和心靈的重創后,重新回到課堂的第一天;也是她新生的一天。

    她曾經深愛的男子,在她摔傷并欠下巨額手術債務后,絕情離去;她在病床上躺了18個月,多次尋死。但最終,她決心重返課堂。盡管至今她還拄著雙拐。

 

    A

    愛情的甜蜜

    不顧母親反對,也要嫁給他

    家住墊江縣硯臺鎮農光村5組的吳中芳,生有一兒一女。大兒子沒有怎么讀書,很小就外出打工。但小女兒王洪英自幼乖巧懂事,成績優秀,是塊讀書的料。

    王洪英從墊江六中高中畢業后,考上了重慶師范大學小教專業。2005年,靠勤工助學讀完大學后,榮昌的一所小學準備簽下王洪英。但考慮到父親去世后母親一個人在老家,王洪英便來到離家較近的墊江關勝小學當代課老師,月薪500元。

    每個周末的甜蜜約會

    在這里,她認識了同樣是代課老師的洪晃(化名)。兩人家庭條件相當,很快便墜入愛河。一年后的2007年7月,經過考試,王洪英考上了大石小學的公辦老師。

    大石小學距離關勝小學約有40公里,卻難以阻斷這對熱戀中的情侶。

    7月5日,王洪英用母親給的4000元錢,給男友買了一輛助力摩托車。每到周五的下午3點,男友都會騎著摩托車準時出現在門口,帶上她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瞞著母親托付終身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3次意外,王洪英與男友會和其他同事那樣,過著清貧卻幸福的日子。但也許是他們太幸福了,連老天都嫉妒了。

    2007年9月30日,國慶節前一天。

    男友跟往常一樣騎車趕到大石小學,王洪英跟往常一樣,輕盈地跨上后座。車行駛到杠家附近時,因為修路,摩托車掉進了路旁的溝里。王洪英右髖著地,鉆心地疼。

    在男友的悉心呵護下,王洪英回家后買了些膏藥貼,國慶后返回學校繼續上課。當時她上一年級的數學課,同時還是班主任,教學任務重,摔傷的事情,她也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意外還在繼續。11月份,王洪英搭乘男友的摩托車時,再次摔倒。這次,她感覺上次受傷的地方更加疼痛,但她只是吃了些止疼藥和消炎片,挺了過去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意外再次發生。2008年1月18日,天下著冰冷的雪雨。開完寒假前的最后一次會議,王洪英跟著男友回家。在經過一段正在打路基的路段時,摩托車飛出了路面,王洪英摔進了水溝中,再也站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這次受傷,離二人商定的正月初六的婚期不遠了。

    輸了幾天液后,王洪英感覺有所好轉。她咬牙堅持與男友完婚,當時由于母親已經外出溫州打工,并且很反對這樁婚事,她沒敢告訴母親。“媽媽覺得他不怎么可靠!”

    回學校上課后,王洪英咬牙堅持到了4月份。期間,兩人去領了結婚證。

  B 被棄的痛苦

    丈夫要離婚,她幾次想自殺

    2008年4月中旬的一天,洪晃背著王洪英從校外出租屋,走到校門口。王洪英下地后突然癱軟在地,正好經過的副校長徐世奎見狀后,趕緊叫車,把她送到了墊江中醫院。

    檢查結果是右股骨缺血性壞死,需要立刻手術,不然可能截肢。

    治病背下6萬元債務

    “媽,你回來嘛!”遠在溫州的吳中芳接到了女兒的電話。對女兒婚事不滿的吳中芳,氣鼓鼓地回到了墊江。

    但當她看到女兒已經瘦得不成人形,沒有時間埋怨,趕緊借錢給女兒手術。“她哥哥從銀行貸了3萬元,老師借了1萬多,他(女婿)出了1萬多,其他4萬是我借的。”

    5月19日,王洪英在重醫附一醫院,做了右髖關節置換術,家里欠下了6萬多元的債務。

    6月30日,王洪英出院,在丈夫老家一直待到8月30日。然后,在離學校更近一些的地方租了個簡易的屋子養病。期間,丈夫洪晃考上了開縣的公辦教師。

    丈夫鐵了心要離婚

    王洪英在住院期間,丈夫的母親曾經來護理過,但并不盡心。

    “她說我姑娘要癱了,不能生小孩了,喊女婿離婚。”吳中芳說,女兒回到墊江養病期間,“每次女婿打電話來就伸手要錢。”王洪英說,自己手術后醫療保險報銷了2萬多元錢,打算作為后續治療費用,就沒有給丈夫。

    11月,洪晃在電話中第一次提出離婚。王洪英備受打擊,整整10天都沒有吃飯,只靠喝水維持生命。丈夫的絕情,讓她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2009年暑假,洪晃手拿一份離婚協議,出現在王洪英面前。“我沒有答應,我媽媽讓他照顧我兩天,他也不答應。”當天,一些獲悉王洪英事情的街坊鄰居,得知她的丈夫出現后,聚集在學校門口。心虛的洪晃離開時,不敢走大門,從食堂翻墻而去。

    “他每隔兩三天就打電話來折磨我,從來不問我身體情況,只說離婚。”2010年寒假,洪晃又拿著離婚協議書來了,“你再不簽,我就去法院告你!”

    這次,街坊們更氣了,沒準他把車騎走。同年2月,王洪英收到了法院的傳票。“他以性格不合為由,起訴離婚。”

    3月9日,王洪英拄著拐杖趕到法院。“開始我不同意,后來想想這樣的婚姻維持起也沒意義。”雙方協議離婚,洪晃補償了5000元。

    我要重新站起來

    從丈夫提出離婚,到最終協議離婚。王洪英一邊忍受病痛的折磨,一邊備受心靈的煎熬。

    手術后回到學校的王洪英租住在學校附近的一間破舊房,老師們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情緒變化。

    “她讓我放手,自己去死了算了!”有一天,吳中芳把女兒的情況,告訴了時任學校教研員的卿玉興(去年11月份過世)老師。卿玉興感覺事情的嚴重性,當即決定去看看。去了以后,卿玉興才看到,王洪英的小腿正在漸漸萎縮。

    為了使王洪英早日站起來,學校領導、同事給予了很大幫助和鼓勵。

    在住房非常緊張的情況下,2009年12月,校長劉寧親自協調,將4位女老師居住的半間教室騰出,供王洪英母女居住。免去了房租費,安裝了電腦網線。

    校長劉寧要求王洪英站起來,“世界上不止他一個男人。”其他領導和同事們,也經常來鼓勵她。

    雖然無法上課,但王洪英的課程照樣排好的。由其他老師幫忙上課,工資獎金照發。住在樓上的羅代書,每天都要下樓來看看王洪英的情況。臘肉、粽子,都是老師們送來的。

    在學校領導和同事的鼓勵下,王洪英開始嘗試拄著拐杖走路。

  C

    重生的喜悅

    拄著雙拐,她每周要上10節課

    無論有多痛,忍忍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2010年3月9日,王洪英結束了那段苦澀的婚姻。

    睡了一年半,她要站起來

    在校長劉寧的記事本中,有這樣特殊的一頁。2010年3月15日,王洪英老師恢復上課。

    3月15日星期一,王洪英要拄著拐杖上第一節課。這時,她已經在床上躺了一年半時間。

    3月15日早上5點,王洪英起床了。她打開電腦,將QQ簽名改成了“因為愛過,所以慈悲;因為懂得,所以寬容;因為失去,所以珍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他,我愛過,所以不怪他,也會寬恕他。對講臺,因為失去過,所以我倍感珍惜,不想再失去!”王洪英這樣詮釋這句個性簽名。

    當天一年級的口語交際課,安排在第四節課,時間是上午11點50分。第二節課剛下,王洪英開始動身。

    母親背著60斤重的王洪英,花了20分鐘,下到底樓。再扶著她走過100多米的操場。這100多米,要花去她半個多小時。“每走一步,只能挪動10厘米。”

    當王洪英一年多后,再次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,她的頭上滲出細汗水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學生都睜大了眼睛望著我。”王洪英回憶說,當她艱難跨上講臺的時候,有學生舉手發言,“老師,你要不要板凳!”

    淚水奪眶而出,王洪英覺得再苦再累都值了!

    這是王洪英這輩子最長的40分鐘,她渾身積蓄的能量,希望都在這40分鐘之內迸發出來。“這40分鐘感覺比我一生還長,還要珍貴!”

    120米,她要走半個小時

    從住的地方,到上課的教室,直線距離不過120米。王洪英所花的時間,從單面的1個半小時,已經逐漸縮短到現在的30分鐘。她從每周2節課,逐漸增加到現在每周10節課。達到了一個普通教師的任課標準。

    從3樓下到底樓,一共57步臺階;操場到教室100米左右,再上19個臺階,王洪英便走進了3年級2班的教室。她左手仍然拄著拐杖,騰出右手拿起粉筆,在黑板上寫下了“天氣變化早知道”幾個字。由于右手仍然無力,她寫的字無法高過頭部。

    8歲的謝超,端坐在教室里,認真聽王洪英講課。“同學們,天氣變化早知道,你們有哪些辦法???”謝超舉手發言,“可以看雞鴨的進圈時間。”

    王洪英很感興趣,讓謝超繼續說:“雞進圈早,明天應該是晴天;鴨進圈早,明天就是雨天。”

    王洪英已經教了謝超3年,中間斷了一年半。“王老師好堅強,一直拄著拐杖給我們上課。”謝超說,每次王洪英上課,同學們都會特別認真,“要對得起老師!”(文/重慶晨報首席記者 肖慶華)

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中国无码一区二区三区